相关文章

——访湖北声荣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家珍

  看到这个气质超凡脱俗、身材娇小玲珑的温柔女子,你也许很难将她和尾矿库、尾矿渣联想到一起。但事实上,7年前,她就转行投入到了治理尾矿这一行业中,整天奔波在矿山、尾矿库、尾矿渣之间,与合伙人一起,研制出一项项填补国内外空白的专业技术,创造出了让尾矿实现零排放的奇迹。

  记者:工业固体废弃物历来是人们眼中的“垃圾”,固体废弃物利用最近几年才受到重视。请问您是怎么进入到这个行业的?为什么常人抛弃的“垃圾”成了您眼中的宝贝?

  李家珍:可以说,进入这个行业以后,感到工作非常非常地辛苦。但是我也感到很欣慰,这个事情做下来,有一种受到尊敬的感觉。而且,我非常热爱这个行业,因为能够保护人的生存环境,关注节能,关注环保。现在的雾霾天气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大困扰,今年两会上,代表、委员们提得最多的是PM2.5、雾霾天气。而我们在做的工作,就是在为解决这些贡献一份力量。

  做了这几年的尾矿利用工作,我深深地感觉到尾矿对空气污染太严重了。我们到过全国很多矿山的尾矿库考察,比如到某公司山东分公司,看到那里的空气就是黄黄的,黑黑的,根本看不到蓝天白云。那里的职工,包括很多家属,都患有硒肺病。还有,到河北的承德、张家口……总之,只要涉及到矿业大省、矿业大市,都看到有大量的尾矿在占用土地,在污染空气、水源,在挥发放射性物质,或者在时刻威胁着周边人民的生命安全。想一想,全国尾矿有100多亿吨,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

  因此,我认为我们在做的这一项工作非常有意义。我们在资源紧缺的当口,不仅从尾矿中提取出大量有价元素,而且减少了大量的土地占用、空气污染。我们的技术可以做到让尾矿实现零排放。当我看到一座座尾矿库在慢慢削平的时候,心中就会产生巨大的满足感。也许,这就是我热爱这项工作的原因吧。

  虽然困难一次次摆在我面前,也曾让我产生过退却的念头,但当有矿山企业迫切要求我们帮助他们把尾矿处理掉的时候,我心里就会产生极大的自信。这种感觉是做别的行业感受不到的。

  记者:在创业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坎坷?企业最初的定位是什么?有否享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

  李家珍:说到政策支持方面,可以说,支持力度很小,缺少具体的方案、政策和措施。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企业所处的境地很尴尬,研发地点和研发设备在武汉,项目实施地却在武汉市以外的地方,在矿山企业。按照税收属地化原则,税收就要交给当地政府,与武汉市的经济没有关系。这也是我们没有获得本地政府大力支持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至于说遇到的坎坷,那真是太多了。我们在福建三明市投资了上千万元进行基地建设,帮助处理锰尾矿渣,建设了成套的厂房及尾矿处理设备,完成上万吨尾矿渣综合利用。后因当地企业选矿量不断减少,没有尾矿渣而停产,导致合同终止,无奈只好将设备运回武汉。

  还有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我们的研发团队里有几名员工被其它公司收买,将我们研发的技术指标卖给别人,那家公司拿着我们的研发指标到政府相关部门登记注册。我当时感到很奇怪,明明是我们企业做工业试验的数据,为什么他们申报的数据会和我们的一模一样,他们搞选铁的企业怎么会来申报锰尾矿渣分选技术?后来在我的力争之下,知识产权部门还是确认了我们公司的研发技术,因为我们公司研制出的电解锰尾矿渣综合利用技术是全国唯一的,是填补了国内空白的。

  我们作为研发企业,资金全部靠自己自酬,银行的支持只是常规的,我们要用自己的房产做抵押来申请贷款。我们专利的价值,落实到实际是很小的一部分,政府给一些科技创新补贴,但只是对我们的一个认可,力度比较小。

  在做工作的过程中,辛酸的感受真是太多了。在外面做工业试验,早上从武汉出发,晚上到矿山,十几个小时的山路颠簸。由于山路崎岖、弯道多,越野车平衡不好,导致人经常头晕脑涨,对身体健康造成极大影响。

  记者:众所周知,这一类利用尾矿废弃物的企业,必须有高新技术做支撑。在发展过程中,企业是如何创新技术,实现固废物零排放的?

  李家珍:我们在研发这块的力量很雄厚。我们的技术研发团队本来在石化系统做废催化剂处理就已经很成功了,现在是将此技术的应用范围拓宽。企业在研发和产业化生产方面投入了几千万元资金,获得了8项国家专利和1项美国专利。我们研制成功了永磁筒偏心内表面轴向分选方法及设备,碳酸锰渣回收的综合利用方法,一种消除结圈的卧式转动加热炉,多功能高效汽油助燃剂及其制备方法等多项专利,获得了武汉市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

  我们研制的碳酸锰渣回收技术,采用超强高梯度永磁体磁分选技术设备,利用工业固体废弃物组分的磁性大小及其对磁化系统的差异,对工业固体废弃物,特别是弱磁性的金属(废催化剂)、非金属及矿山加工的废渣,如铝渣(赤泥)、锰矿、赤铁矿、褐铁矿、钼矿、铜矿等尾矿渣进行综合分选,能从低品位的尾矿中分选出高品位和较高品位的精矿。

  同时,我们在对超强高梯度永磁技术创新和永磁新材料组合工艺创新的基础上,率先实现了超强高梯度永磁分选系统工业化应用。系统从碳酸锰尾矿渣中分选出高品位的精矿后,对分选后的二次尾渣进行综合利用,将其制作成蒸汽加气混凝土砌块、免蒸加气混凝土砌块等墙体材料,从而实现碳酸锰尾矿的零排放。公司生产的加气混凝土砌块,经湖北省建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检验,抗压强度达到JC/T862-2008的标准要求,放射性达到国家规定建筑主体材料的标准要求,其产销和适用范围不受限制。这一技术还入选了工信部第一批先进适用技术目录,具有较大的推广应用价值。2011年,在参加第三届中国(深圳)创新创业大赛时,我们获得了企业创新组二等奖。

  记者: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培育了什么样的企业文化?

  李家珍:我们树立的企业文化是:以专业的精神做好每一件事情,将每件事做到专业水准。一直以来,我们都要求员工按照“术有专攻、专业精神、分工协作、持续发展”的理念来做每一件事情,要求大家认真贯彻ISO质量管理体系的每一个环节,一丝不苟地把每一件小事做好。

  记者:企业现在的发展情况如何?在做的项目有哪些?产生了什么样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李家珍:目前,公司的碳酸锰渣综合利用、石油催化剂磁分离、低品位赤铁矿综合利用系统等多个项目已实现工业化生产,包括:石油废催化剂升级磁分离系统在中石化荆门分公司、上海金山公司投入使用;高梯度永磁综合分选机在湖北长阳碳酸锰渣综合分选项目中投入使用,在广西防城港氧化锰河砂综合利用项目中投入使用;利用去除重金属后的碳酸锰尾渣生产的加气混凝土砌块的专利技术已在湖北长阳碳酸锰渣综合利用项目中实施,一期年处理锰尾渣10万吨,年产锰渣砌块10万立方米;高梯度永磁综合分选机在云南东川赤铁矿综合分选项目中投入使用;尾矿渣改性回转炉在印度尼西亚金矿综合利用项目中投入使用。

  公司目前正在策划合作的项目包括: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铜尾渣综合利用项目;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金红石综合选冶项目;贵州红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锰尾渣综合利用项目;中铝集团公司铝渣赤泥综合利用项目;山东临沂地区镍铁渣综合利用项目;广东韶关、广西铅锌冶炼渣综合利用项目等。

  公司目前正在开展的长阳锰矿尾矿处理,每年排污20万吨,库存有100多万吨,全国这样的尾矿库有170多个。就是说,我们的市场很大,前途很广。

  记者: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李董事长有何谋划?

  李家珍:公司确定的发展方向是:使企业发展成为一个以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技术服务为主,相关多元化经营为辅,具有一定核心竞争力和市场竞争力,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按现代公司治理结构运转的环保节能股份制公司,并做到股东、公司及员工三者利益的有机结合。适当的时候,我们会选择进入资本市场。

  公司的发展思路是:加强技术队伍建设,加强技术管理,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研发机制,推进研发成果产业化;扎根于某几个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市场,做精做透,完成技术和资金积累过程后,再将其成功经验复制到其它矿产细分市场,快速扩大经营规模和提高行业地位。

  我们确立的发展规划是:快速推动成熟技术设备在市场的应用,包括锰尾渣综合利用,铜尾渣综合利用,赤铁矿综合利用,石油催化剂磁分离回收系统,废催化剂综合利用;建立声荣环保-工业固废研发基地。

  为进一步提高技术产品的工业化生产应用,公司拟建华中地区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分选及利用研发基地,配备化验分析中心、实验室试验中心、工业化(扩大化)试验中心、技术应用培训中心以及项目投资及效益核算中心,为工矿企业的废渣处理提供全方位的综合利用基础数据和技术支持。

  最后,李家珍深情地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企业做得很成功,我会把发展成果分享给我的员工。因为这么多年来,我的员工跟随我太辛苦了。他们从大城市跑到偏僻的矿山、野外,做各种艰苦的工作,从没有叫苦叫累,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帮我实现伟大的目标。我由衷地感谢他们,将来我一定要回报他们,让他们过上舒适的、体面的生活。